烽火滿洲 : 残留孤兒的故事 (連載一) ~~ 我成了孤兒

這是一個真實故事。

1932年,日本在中國東北成立滿洲國,當時移居滿洲的日本人大約有130萬人左右。日本戰敗後,大批日本人搭船回國,我的母親和二位哥哥搭上了返日的船,船誤觸水雷,船沉了,我母親和二位哥哥葬身海裡,因此我成了在中國的日本殘留孤兒......

(當時的滿州國/網路)

我成了孤兒

我生於1944年,當時的滿洲國安東,現改為丹東市,中間隔著鴨綠江,對面是北朝鮮。市的中心是日本租界,中間是日本住宅區,包括車站,整個街道井然有序。以前我的家在那裡。
日本租界外面是中國住宅區,雖然繁華但是街道雜亂。當時丹東市裡有日本工廠,其中有一個藤澤鐵工廠和我母親認識。

1945年戰爭結束了,日本戰敗,聯合國協議由國民黨、共產黨、美國三方協助中國東北的日本人返回日本,1946年開始分批從葫蘆島出海乘船回日本。回日本的路太遙遠,凶多吉少,當時我太瘦小、身體又不好,如果我也上船肯定會死在船上,不是餓死就是病死。所以我母親決定在她離開滿洲之前,幫我找個好人家把我送人,至少讓我可以活命。

我母親和二個哥哥乘坐えびす丸船,船出發的日期是11月,天氣寒冷,船有多大...我不知道。那船不敢走海中間,就接著朝鮮半島的海邊走。戰爭時,海上有水雷,船碰到水雷了,把船給炸沉了,船上有700多人,活的沒幾個。當時是沿著岸邊走,有些年輕人會游泳的,就游到島上,被北朝鮮的居民救了,婦女小孩肯定都先死,我的母親和哥哥就在當時死在海上。

在我母親認識的藤澤鐵工廠裡,有一個中國人他是鐵工廠的包工頭。這位工頭夫妻和我母親也有認識,兩家關係挺好的,雖然他是給日本人當工頭,他為人很好,認識很多人,在日本人界裡人脈關係很不錯。我母親對他說了目前的處境,想找個好人可以養育我。工頭就介紹我母親一對很善良淳樸的夫妻,這對夫妻姓李,也就是後來養育我長大的養父養母。

當時我的中文名字叫做李德成,是我養父隨便幫我取的名字。我養父老家在山東,山東老家還有一些人,以前常有山東親戚來我家玩,這些人都和我平輩,叫什麼李富運啦、李承運啦。原來養父家在我這輩要有個 "運" 字,山東老家的長輩也來信說,要養父幫我改個名,有"運" 字的名。

到了1953年,中國實施第一次全國戶口普查,很多人藉著這次的普查機會將不對的名字改過來,大家族要排輩的,也藉這個機會做調整。

當時,我小學三年級吧...,原本我的養父叫我的小名..."小成",有一天學校下課回家,養父告訴我,新戶口本下來了,你現在開始叫做 "李泰運" 。

我: 李泰運是誰?

養父: 這是你的名字呀!

我一氣之下,手指頭沾口水將戶口本上寫著我名字的鋼筆字塗了塗,那鋼筆字還真的被我塗花了。

養父生氣的罵我說: 萬一被警察知道了,那怎麼了得呀! 你不同意也不行!!

我: 幹嘛給我改名,到學校去老師還得宣佈我的新名字,那多麻煩呀!!

雖然我不願意,不過,也就那麼樣了吧!

從此,我的名字叫做...李泰運

 

(待續)

 



讀者互動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17 Freshweekly • All Rights Reserved.   (點閱次統計: 9,256,688)
板型設計 BTDesigner • 系統提供 一碼行科技
烽火滿洲 : 残留孤兒的故事 (連載一) ~~ 我成了孤兒 烽火滿洲 : 残留孤兒的故事 (連載一) ~~ 我成了孤兒 【鮮週報 新聞發佈】烽火滿洲 : 残留孤兒的故事 (連載一) ~~ 我成了孤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