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pic

【日本生活】難得一見的絲瓜

日本人不吃絲瓜,也不知道絲瓜可以吃。而絲瓜在日本的定義是曬乾後拿來洗澡用。

 

曾經我在超市蔬菜區裡,看到二條比小黃瓜再胖一點的絲瓜,心喜若狂拿了拿又放回去。價格昂貴是一回事,才二條小絲瓜根本煮不出一大盤,萬一吃了一口,腦裡記起那個口感,對絲瓜思思念念,那可太不划算了。

 

雖然有些記憶中的懷念味道可以一樣畫葫蘆,照著做學著做,如果能找到相似的食材那倒還好。像絲瓜這種特殊口感,悶煮出來的湯汁味道濃郁,和其他肉類海鮮類一起烹煮也適合。這麼百搭的蔬菜還真沒有其它替代品可用。

 

這一天,下午外出散步,路過一戶人家,庭園裡的綠色爬藤植物將整個落地窗覆蓋。秋天溫和的陽光灑在葉子上,柔柔的青綠色特別吸引人。走近一看發現葉子間垂掛著幾條肥沃絲瓜。

 

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按了一下,不軟不硬恰到好處,正是好吃狀態,如果再放下去纖維化就可惜了。顧不得面子,上前按門鈴,想跟屋主買上幾條回家。

 

等一下屋主一開門我就表明身份,『我是台灣人,絲瓜是我們台灣料理,我很懷念絲瓜,看到你的絲瓜長得很好,可以跟你買幾條回家吃嗎?』

 

屋主一定會說,『好阿,那全部賣給妳』、

也可能會這麼說,『這樣阿,看妳要幾條,都送妳不用客氣』、

搞不好接著又會說,『下次絲瓜長出來了,妳再來摘』。

 

想到這裡我就得意的偷笑,屋主一定是很親切的人,會滿足我這個他鄉遊子小小要求才對。

 

那我該要幾條好呢?...拍幾顆蒜頭爆香,一條大火快炒悶出瓜汁、

另一條來煮個絲瓜麵線、

再來一條蛤蜊絲瓜…

嗯…再滷個肉好了,肉汁和絲瓜汁拌飯最好吃了。

那…再加個滷蛋好了。

 

我被自己的絲瓜大餐畫面,誘惑的口水直流。

 

按電鈴的同時,手指頭折了折,數了一下,『最少也要三條吧…,先這麼說,看狀況再增加吧』我打著如意算盤。

 

「叮咚」

「叮咚」

 

一陣寂靜,對講機上沒有任何聲音。

 

再按一次。

 

「叮咚」

 

還是沒聲音。

 

『奇怪,沒人回應?怎麼會呢?』我自言自語的繞到另一邊,廚房後門敲了敲門。

 

「扣扣扣」

「扣扣扣」

 

耳朵貼近門,沒有刷洗聲,也沒有腳步聲。

 

真的沒人在家?

 

我再走回門前等了一會ㄦ,看是否運氣好,能遇上屋主剛好從外面回來。

 

等了又等。

 

一分鐘,過去了。

三分鐘。

十分鐘。

 

再繼續站下去,可能會被誤以為是可疑人。理智告訴我不能再執著下去,放棄吧。

 

離開之前,再回到庭院的棚架前,摸了一下已經熟到不能再熟的絲瓜,心想,

 

該不該過幾天後再來呢?

 

訪客留言討論

更多報導

鮮蔬湯頭 初冬微煦小溫馨 芫豪小火鍋 暖胃又暖心

影音專區

我們來印的 摺式菜單 免設計費  免版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