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力量鳳山立委候選人陳惠敏:給年輕人敢做夢的勇氣

人類,因為敢做夢而有夢想,因為有夢想而有所成。時代力量高雄鳳山第七選區立法委員候選人陳惠敏,一直都敢做夢,從在台灣大學讀書到當記者,由記者到拿博士學位回台大當教授,離開台大轉戰政界選立委,一路走來,膽敢做夢的陳惠敏發現,現在的年輕人竟然不敢做夢,連做夢的勇氣都沒有,「我選立委的使命,就是給年輕人敢做夢的勇氣。」《鮮週報》專訪陳惠敏,談一談她從媒體界記者到學者再轉戰政界立法者的故事與對鳳山的願景。高雄市民現在可到高雄捷運站與高雄7-11免費索取《鮮週報》。

        陳惠敏,擅長用社會科學的結構理論,探討台灣未來,但是她大學讀的不是社會科,而是工科,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雖然她讀得是工科,但是參加屬於社會科的學生改革運動社團,投身校園運動,參加台大學生會,與當時選上台大學生會會長的現任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一起為台大學生爭取權益,推動大學法改革,衝撞學校行政體系,讓台大解除女生宿舍門禁,女學生可用磁卡自由進出。

        台大土木畢業後,陳惠敏沒走多數工學院女生會走的人生道路,從事交通工程規劃或進入工程公司計算工程結構,而是第一次勇敢做夢,回到高雄老家,擔任《自立晚報》記者,跑鄉鎮、環保、原住民與勞工新聞,讓她透過採訪,更熟悉高雄基層鄉土人情。       

        陳惠敏當了四年記者,沒有就此停滯不前,繼續待在媒體界,反而第二次勇敢做夢,辭掉記者,讀書進修想到學術界當學者。喜歡民族誌研究與田野調查的陳惠敏,考上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是把精神療養院當成「瘋狂」的劇場來研究精神病人,拿到碩士後,她考上東海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班,研究女子監獄的受囚女性。陳惠敏認為,她研究精神療養院與監獄,讓她深感,「一個很不自由的社會,就是一個很大的牢籠,就跟你被關在精神療養院與監獄一樣,我認為,台灣社會雖然有民主,但是沒有真正心靈上的自由。」

        博士班畢業後,陳惠敏回到母校,擔任台大社會系專案助理教授,負責公共社會學,教導學生社會學的學術學問與社會之間的關聯性,經常帶台大學生到幼兒園、部落、社會企業去實習。陳惠敏在台大教書期間,碰到2014年318學運,她全程參與,跟學生站在一起。318學運後,為了不讓已被喚起的公民力量就此消失,她擔任島國前進基金會執行長,以社會運動形式,推動改革台灣政治體制。

        陳惠敏本來打算待在學術界,繼續從事社會運動,但是,她在台大學生會的革命隊友黃國昌一段話,讓她在2015年,第三次勇敢做夢,投入時代力量的政黨運作,擔任時代力量秘書長,「黃國昌請我到時代力量幫忙,創造新局,他只對我說,『我請你來,不是讓你享受榮華富貴,是叫你來共患難。』我聽完,就決定幫忙。」陳惠敏深知,運作政黨,需要投入很多心力與時間,她不可能同時兼顧政黨與台大教授的工作,如此的教學品質,當然對不起學生,「為了不影響學生求學,也不想讓外界認為學界投身政治總是留有學術教職的後路,我離開學術界,投入政黨,不像韓國瑜,坐在高雄市長位置選總統,根本是穩賺不賠的政治生意。」陳惠敏在時代力量秘書長任內,強調有理想的青年從政,統籌去年高雄市議員選舉,她請她台大學生、現任高雄市議員黃捷投入高雄選舉時,她對黃捷強調,「時代力量,重視的是人才,不是錢財。」

        今年,陳惠敏第四次做夢,代表時代力量力拼高雄第七選區鳳山立委,一股很重要的原動力,來自於她在台大教書的感觸,她發現很多18歲的台大學生,放棄做夢,不敢做夢,沒有做夢的勇氣,只想考公職、當老師,「這不是台灣年輕人的錯,是我們大人的錯。我年輕時,膽敢做夢,是因為我有很多選擇,不像現在高雄年輕人,一到社會,就必須背負學貸房貸薪水低,都是因為我們大人未能替年輕人創造可供選擇的機會。」

        人生前三次勇敢做夢都如願成真的陳惠敏,現在力拼第四次做夢也能實現,她強調,她選鳳山立委是為了從立法結構面來幫助高雄年輕人創造可以選擇的機會,「最重要的使命是,給年輕人,敢做夢的勇氣。」



讀者互動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17 Freshweekly • All Rights Reserved.   (點閱次統計: 38370248)
板型設計 BTDesigner • 系統提供 熱血工程師伯仁
時代力量鳳山立委候選人陳惠敏:給年輕人敢做夢的勇氣 時代力量鳳山立委候選人陳惠敏:給年輕人敢做夢的勇氣 【鮮週報 新聞發佈】時代力量鳳山立委候選人陳惠敏:給年輕人敢做夢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