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pic

【日本觀察隨筆】疫情降下來了!

日本疫情降下來,有好一陣子了。

 

東京曾經一天5000多人,現在只有二位數,有時還來到個位數。以這樣的人口密集城市來看,又沒有任何約束法令下,能降到這樣確實是奇蹟。

 

許多人還不清楚真正讓疫情下降的原因,有專家指出可能疫苗覆蓋率提升、人流減少、氣候變化、病毒自我滅亡等等的猜測,但主要因素至今還是成謎。

 

其實還有一說,是輕中症者在家療養,幾天內病情急速惡化,導至死亡消息,嚇到所有人了。

 

我看過一段影片,是東京的一位醫師,前往居家療養的病患家中貼身完整報導,過程與結果讓人感到心痛。

 

原本只是輕症,在家療養,醫護人員每日到家裡看診,但因為沒有呼吸器和醫療藥物,過沒幾天,病人成了重症須立即住進加護病房。

 

病人呼吸困難,叫了救護車。經過醫生問診之後,發現病人情況危急,命在旦夕。趕緊為病人打上點滴,接著被救護人員抬上救護車,裝上呼吸器。此時的醫生在救護車外,打電話聯絡任何可能接收的醫院。

 

而電話那頭傳來的不是『對不起,我們人手不足』、就是『我們ICU病床已滿了』。眼看著病人痛苦呻吟,醫生和救護人員分別打著電話,到處尋求支援,只要哪個醫院點頭,救護車馬上可以出發。

 

一個小時過去了,也就是說,病人的生命又縮短了一些。到處找不到醫院,醫生心急的緊握手機,沉痛低著頭跺腳,因為眼前的病人只剩幾小時的時間,只要送進加護病房…

 

「伊歐~伊歐~」不遠之處傳來救護車聲音,又有病人需要緊急送醫。那一台是快速開往醫院,而這邊停止的救護車,卻尚未找到病床可送…

 

最後病人從救護車內傳來微弱聲音,戴著氧氣面罩說話聲更聽不清楚了。醫生耳朵靠近他,他說『讓我回家,我不醫治了,這一切是命運,我不怪任何人』。

 

醫生再次說明,『我們還在努力打電話,只要醫院有空病床,就能活命』。

 

病人微微地搖搖頭,『我要回家,你們已經盡力了,讓我回家』。

 

確認病人的意願之後,救護人員再次將病人抬回家中。醫生和家屬面對面跪坐著,深深鞠躬後,頭沒抬起來。

 

繼續低著頭的醫生,掉下淚說『很抱歉、我無能為力』。

 

醫生的淚,或許是不捨病人的即將離去,也或許是感嘆病毒的殘忍?或是人的無情?

 

『沒送醫的話,幾個小時後就可能死亡』、『如果…,我是說如果…,我也可以在這裡開死亡證明』。繼續低著頭說。

 

醫生再次鞠躬,默默地拭去眼淚。

 

為了不讓病人再繼續受折磨,家屬強忍潰堤的淚水說,『謝謝醫生的幫忙,這事沒有誰對誰錯』。

 

住院被拒絕、醫生束手無策、家人的忍痛放棄、最後只能等待上天安排,生命走到盡頭。

 

這樣的新聞不停在網路媒體、電視媒體播放。「沒有醫治」的害怕,不是一下子讓人窒息,是日復一日的等待,不知盡頭的恐慌,不確定狀態的焦慮。

 

或許有不少人也和我一樣,看了這類型的報導。誰也不會預知,自己會不會成為下一個確診者。

 

可能因為這樣,「警覺心」成了疫情趨緩的另一個關鍵吧。

 

 

圖/網路

訪客留言討論

更多報導

營養攝取好簡單!鳳梨酵素X梅子酵素 一天一包無負擔

影音專區

片刻的溫暖幸福感   赤湘南拉麵    讓你駐足回味的濃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