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pic

【日本生活旅遊】婆婆的庭院菜園

季節,進入夏天。

 

婆婆的庭院菜園裡,又有一波新生命開始活躍。當然,還有我寄養在婆家的「九層塔」。

 

已經好久了,我都忘了那是幾年前的事了。

 

曾經,我從台灣帶回一包九層塔種子,請婆婆幫我種。我記得當時是春天。在日本雖說是春暖花開,但,如果以台灣冬天溫度為標準的話,日本春天氣候應該算是台灣的寒流。

 

所以,當時種下的九層塔,呈現冬眠狀態。

 

聽說,九層塔生長速度很快,種下沒多久,每天都可長出一盤九層塔炒蛋的量。爾後,我每二個星期到婆家巡一次,但怎樣也看不出它有生長跡象。

 

以為九層塔種子是水土不服,可能種不起來,原本心想放棄。

 

 

慢慢地天氣轉暖和。突然,有一天,婆婆來電了,說幫我收割了一大包。我高興的做了幾道印象中有九層塔的料理。

 

煎蛋一定少不了、三杯雞、甚至還模仿起越南河粉,大量的九層塔放在麵條上,用滾燙的大骨高湯淋上去。

 

一開始喜孜孜的吃了幾道香氣很重的料理,夠味、滿足。

 

過沒幾天,又來一大包,我只好將葉子一一摘除洗好晾乾,裝入夾鏈袋冷凍。剛處理好沒多久,又到不摘不行的狀況,所以婆婆又幫我裝了一包。

 

生生不息的九層塔,已占據冷凍庫的一部分空間,正在挪動位置時,婆婆又來電了。

 

說,九層塔已經可以綁成一大把了。

 

 

6月中,又到了九層塔收割的季節了,上星期已收到婆婆給的今年第一批嫩葉,腦海裡浮現的是這道料理。 九層塔炒雞肉。
 

 

沒想到,生命力如此堅強,連冬天清晨的泥土,天天結霜,夜晚溫度降到零下,九層塔還是能挺過去。一入夏,開始努力冒新芽。

 

在這悲慘世界,「樂觀」的人變「悲觀」;「正面」的事情變「負面」。讓人對於未來不敢大膽規劃,與病毒共存的日子,活的小心翼翼,生活黯淡無光。

 

這時,在某個小角落裡,有一種生命,被婆婆細心照顧著,不怕蟲蟲傷害,充滿朝氣,自由自在的活著。我手托著垂釣在藤上的深綠色小蕃茄。

 

「小蕃茄下個月就可以吃了」。在旁的婆婆懷著成就感說。

 

小蕃茄,讓我產生了久違的期待感。一個既具體、又真實的等待。

到時,我一定來。

 

訪客留言討論

更多報導

營養攝取好簡單!鳳梨酵素X梅子酵素 一天一包無負擔

影音專區

福虎春節不打烊  年節海派鍋聚朝聖地  旗津‧芬饗汕頭火鍋      滿口餘香暖上心頭